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中国历史 > 正文

安徽福利彩票_我要发彩票网

日期:2018-05-15 来源:未知 错误指正:有问题联系小编 编辑:论历史网 阅读:
1932年7月,中共正面临蒋介石发动的第四次反革命军事“围剿”,但前后方的领导人出现了意见分歧,宁都会议就是在这一时候召开的。宁都会议的内容就是对中共的军事行动计划进行讨论。
  宁都会议背景
  1932年7月,蒋介石发动第四次反革命军事“围剿”。中央红军奉命从漳州千里回师北上。8月上旬,苏区中央局在兴国开会,讨论红军行动计划。会议采纳周恩来的意见,决定毛泽东任红一方面军总政委。会议还决定,前方组成周恩来、毛泽东、朱德、王稼祥4人“军事最高会议”,由周恩来任主席,负责解决一切行动与作战总计划;后方则分工做地方群众工作,以积极配合前方军事行动。但是,后方中央局与前方领导人对打不打南城问题发生分歧。中央局不满意前方领导人决定不攻南城,而改在南城、南丰、宜黄之间分兵筹款的主张,要求按临时中央给予指示,将红军主力绕到乐安、宜黄等地迎敌,并进而威胁和夺取吉安、抚州等中心城市。9月23日和25日,周恩来、毛泽东、朱德、王稼祥两次联名致电中央局,一再说明:在现有条件下,攻城打增援部队是无把握的;主张“赤化北面地区,逼近宜、乐、南丰,变动敌情,争取有利于决战以消灭敌人的条件。”25日,中央局复电不同意,要求红军主力“积极的出击敌军”。26日,周、毛、朱、王再电中央局,说明中央局的计划不能执行。同日,红一方面军总司令朱德、总政委毛泽东发出了《在敌人尚未大举进攻前部队向北工作一时期的训令》。训令对敌人第四次“围剿”的策略,红军的战略任务以及未来决战战场的预定和战备工作做了部署。但是,中央局认为训令违背临时中央的进攻中心城市与敌主力决战的“积极进攻路线”,是“离开了原则”的“极危险的布置。”并“决定暂时停止行动,立即在前方开中央局全体会议”。
  前方的周、毛、朱、王从实际出发,于25日、26日和30日,3次致电后方中央局,提议在宁都召开苏区中央局会议,讨论当前重大问题与对作战行动的意见。30日的报告明确提出:在前方开中央局全体会议,4天后可开成,军事行动计划亦将在这一会中决定。

 

  宁都会议内容
  会上,“左”倾领导人批评了毛泽东“认为早应北上,过去七个月都错误了之不正确观点”,以及“乐(安)宜(黄)战役后,又重犯了分兵筹款错误”等,指责毛泽东对“夺取中心城市”方针,“消极怠工”,是“纯粹防御路线”,并且把在历次反“围剿”中行之有效的“诱敌深入”的战略方针,也指责为“以准备为中心”,“专去等待敌人进攻的右倾主要危险”。同时,把毛泽东抵制“左”倾错误的正确意见,斥责为“不尊重党的领导”,组织观念不强等。
  会议在“左”倾思想占上风的情况下,通过了“左”的军事行动方针,要求红军在敌军合围未成之前,主动出击,以夺取中心城市,争取江西首先胜利。会议还错误地决定取消前线最高军事会议制度,并无视周恩来提议,“坚持要毛同志在前方助理,或由毛同志负主持战争责任”的意见,不顾王稼祥、朱德的反对,最后以所谓“批准毛同志暂时请病假,必要时到前方”为由,排挤毛泽东对红军的领导。会后,“左”倾领导者调毛泽东专做政府工作,于10月26日又撤销了他的红一方面军总政委的职务,而由周恩来兼任。
  临时中央11月发出《关于军事路线给苏区中央局的指示》,把毛泽东在三次反“围剿”战争中形成的积极防御战略,歪曲为“纯粹防御路线”,并加以批判;对执行这一路线的干部加以打击和排挤;而且又否定中革军委通令中调毛泽东回后方“中央政府主持一切工作”的决定,剥夺了他的工作权利。

广告招商:

    id_6广告位-908*150

Copyright ? 2016-2018 www.50093.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湘ICP备14015706号-37 |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