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故事 > 正文

杰斐逊总统的秘密情事:曾和黑人女奴诞下子嗣

日期:2017-10-17 来源:未知 错误指正:有问题联系小编 编辑:论历史网 阅读:
虽然杰斐逊总统和黑人女奴的爱情故事一直广为流传,但也仅仅是一个传闻,直到《蒙蒂西诺的海明斯氏:一个美国家族》的出版,杰斐逊总统的这件秘密情事终于暴露在世人面前。这本书中不仅证实了这一传闻,而且还以非常科学的方式揭开了这一事件的谜团。

 

  科学检测证明血缘
  1997年,在纽约法学院和罗格斯大学历史系任教的安妮特·戈登-里德出版了《托马斯·杰斐逊和萨丽·海明斯:一个美国争议》一书。在审察各种证据之后,她总结说杰斐逊可能是海明斯的孩子们的父亲。不过她的主要论据是一代代的杰斐逊研究者们滥用种种历史资料来为这位传人辩护。比如说,萨丽的儿子麦迪逊曾在1873年向一名记者描述他母亲与杰斐逊的关系,但学者们认为他的回忆毫无价值,同时却轻浮地接受了杰斐逊后裔对这种关系的否认。这本书在宁静的杰斐逊研究学界掀起了轩然大波。但不久之后的DNA检测表明,杰斐逊的一位男性后代与麦迪逊的兄弟埃斯顿的确有血缘上的联系。如今“蒙蒂西诺(杰斐逊当年庄园的名字)网”大张旗鼓地讨论着这种争议,分明让人觉得杰斐逊的确生育过那些孩子。
  安妮特眼下已经将自己的注意力转向一个甚至更为雄心勃勃的研究项目。通过对浩如烟海的杰斐逊研究论文及其它渠道的探究,她写成了《蒙蒂西诺的海明斯氏:一个美国家族》一书,对萨丽一家三代人的生活进行了追踪。该书引人入胜而又具有暗示性,不过许多读者将会希望这本书能更精炼一点。
  家人受到特别对待
  安妮特的叙述从伊丽莎白·海明斯开始,她生于1735年,是一位非洲裔女人和一位白人船长的女儿。伊丽莎白生育了至少12名儿女,其中一半是和一位不知名的黑人生的,另一半(包括萨丽)是和她的主人也就是杰斐逊的岳父约翰·维勒斯生的。(因此萨丽和杰斐逊的妻子玛莎·维勒斯是同父异母的姐妹,玛莎在1782年去世,杰斐逊此后再也没有结过婚。)作为玛莎所继承的“财产”的一部分,萨丽一家去了杰斐逊的蒙蒂西诺庄园。海明斯家家族的成员们后来分别去了巴黎、纽约、费城和里士满,安妮特由此揭示出杰斐逊时代各种各样的黑人生活。
  伊丽莎白在1807年去世,身后留下了8个孩子,30多个孙子和至少4个曾孙。安妮特的著作中最为有趣的部分并不是关于萨丽的那些事情,而是她所在的大家庭里的其它并不出名的成员的遭遇。部分地是因为他们与杰斐逊妻子的关系,后来又因为杰斐逊本人与萨丽的关系,这一家子受到了与蒙蒂西诺庄园其他奴隶大相径庭的待遇。海明斯家族的女人只在家中作仆人,但从来不用去地里劳作;男人们则担任男仆、厨师和工匠。杰斐逊向他们当中的一些人支付了薪水,允许其中的几个人生活在夏洛茨维尔或者里士满,他们获准拥有积蓄。由于具有独立的收入,所以他们能让伊丽莎白享受大多数奴隶无法得到的商品。正如安妮特所记述的那样,各种考古发现已经表明伊丽莎白拥有的物品中包括中国瓷器、葡萄酒杯和来自那个年代消费革命的其它产品。
  但这种区别于其他奴隶的特别地位,并没有削弱海明斯家族追求更大自由的愿望。1792年,在萨丽的姐姐玛丽本人的请求下,杰斐逊将玛丽卖给当地的商人托马斯·贝尔,贝尔与他公开生活,并将他们的孩子作为自己的合法家族成员。3年以后,杰斐逊又允许萨丽的兄弟罗伯特与里士满的一位白人居民达成一个协议,将其购买罗伯特并让他获得自由。
  萨丽的另外一位詹姆士就没这么走运,他随同杰斐逊去了巴黎,并在那里学习厨艺。在1790年代,詹姆士请求获得自由,杰斐逊也答应,不过要求他培训好蒙蒂西诺庄园的继任厨师们。但几年之后,詹姆士自杀了。安妮特承认“我们完全无法重现”其内心世界或者他为何要自杀。但对于该书的核心部分也就是杰斐逊与萨丽的关系时,安妮特就不这样谨慎了。
  共同生下7个孩子
  1787年,14岁的萨丽陪同杰斐逊的女儿波莉从弗吉尼亚前往巴黎,当时杰斐逊正在那里担任美国驻法公使。据萨丽的儿子麦迪逊记述,此后不久萨丽成为了杰斐逊的“小妾”;当杰斐逊1789年即将回美国时,萨丽已经怀孕,而且清楚法国法律不允许奴隶制的存在,因此宣布她将留在巴黎。为了说服她陪伴自己回家,杰斐逊接受了一个“协议”,同意当她的孩子们成年时,就让他们获得自由。
  对于安妮特所说的杰斐逊与萨丽生下了7个孩子这一点,大多数学者可能都会表示同意。但对于两人这种关系的确切性质,历史记录上保持着沉默。这是强奸、心理胁迫、性交易还是长期的钟情?安妮特承认由于这两人均未就他们的关系留下任何历史证据,因此几乎不可能探究两人的感觉。麦迪逊所使用的“小妾”和“协议”这两个词语几乎无法表明浪漫情感的存在。但安妮特决定证明他们是一种建立在爱情之上的共同的情感。安妮特对萨丽和杰斐逊之间“持久情感”的描绘,其实只不过是对于有限证据的一种可能的解读,而其它解读也同样是可能的。有些学者就认为考虑到年龄和权力上的巨大差距(30年),两人之间的关系只是一种性剥削,安妮特坚定地批评此类解读。
  生前就屡屡受攻击
  1802年,里士满的记者詹姆士·卡伦德点明萨丽是杰斐逊的情妇,而在其整个的总统任期里,报纸上充斥着杰斐逊与“黄皮肤的萨丽(她是白人和黑人的混血女)”的关系的揭密、漫画和猥亵的诗歌。但安妮特提供了有说服力的证据,证明尽管卡伦德说萨丽是一个“像人行道一样普通的荡妇”,但其实她并非如此。她生育的时段都是在杰斐逊有可能成为孩子们的父亲的时候。
  杰斐逊和萨丽都未对这些攻击作出回应。但无论他对这种关系的感觉怎样,杰斐逊对他们的孩子肯定带有特别的兴趣。安妮特发现海明斯家族的其它后人是以亲属的名字来命名的,而萨丽的儿子们的名字显然与杰斐逊有关,托马斯·埃斯顿·海明斯是以根据杰斐逊的表兄弟的名字来命名的,詹姆斯·麦迪逊·海明斯和威廉·贝弗利·海明斯则是以弗吉尼亚州要人的名字来命名。
  儿女们均获得自由
  最后,杰斐逊履行了他与萨丽当初在巴黎达成的“协议”,让萨丽的孩子们获得了自由。他允许他们的女儿哈里特和儿子贝弗利(分别为21岁、24岁)在1822年离开了蒙蒂西诺庄园。这两人的肤色都很浅,终其一生都选择以白人的身份生活着。杰斐逊的遗嘱让麦迪逊和埃斯顿以及他们的3位亲属获得了自由。遗嘱中并未提到萨丽,但杰斐逊的女儿允许她迁往夏洛茨维尔,在那里她以一个自由人的身份和儿子们生活在一起,直到1835年去世。对于蒙蒂西诺庄园的其他奴隶们而言,杰斐逊在1826年去世是一场灾难。为了解决其巨大的债务,他的财产包括100多名奴隶都被拍卖掉,使得那些他长期试图保全的奴隶家庭破碎了。

广告招商:

    id_6广告位-908*150

Copyright ? 2016-2018 www.50093.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湘ICP备14015706号-37 |

返回顶部
Top